夏同学网

同时和十几名地狱界的绝世高手碰头,难不成秦家主以为自己能以一己之力,压制住十几位名悟灵中期以上的超级高手?

要知道,这里面可是还有千城之王的存在呢,他可是堂堂的神灵境后期大高手,他都已经开始在准备飞升上界了!

秦寿把他们的神色尽收眼底,随即淡淡道:“你们只需要负责通知即可。”

五大巨头闻言之后对望了一眼,白眉老人随即犹豫道:“秦家主,请问会面的地点定在哪里?”

这个细节非常关键,如果秦家主是准备把地点定在尖刀峰这个老巢,那他们几位还真的是恕难从命了,因为这不明摆着要瓮中捉鳖?

虽然他们5人的确不是秦寿的对手,但是最坏的结果无非一死,并且地狱界依然是地狱界,无非就是和逍遥姐界井水不犯河水罢了,但是如果这次把地狱界的所有强者都搭进去了,那以后的地狱界真的是永世难翻身了。

要知道,他们五巨头在地狱界也算是响当当的大佬,他们各个都是徒子徒孙无数,儿孙满堂的存在,所以他们宁愿是死也不会帮秦寿约这事。

不过还好,秦寿闻言之后只是轻描淡写道:“两年之后,凤王岛!”

五巨头听的一愣,白眉老先生赶紧道:“凤王岛?秦家主您是说的我们地狱界的风王岛?”

秦寿饶有兴致的撇了他们一眼:“当然是你们地狱界的风王岛,我如果定在九天国,他们谁敢来?”

五巨头闻言之后脸色一窒,心中略微不忿,秦家主这是没有把地狱界的一帮大佬放在眼中啊,如此大不敬。

当然,在他们不忿的同时,心中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风王岛可是地狱界鼎鼎大名的存在之地,那里一直是吞天蟒祖师的专属练武场,因为那里的地质特殊,对修行魔道功法大有脾益,如果魔道人士在那里战斗,对体内能量有极大的加成。

由此可见,上古秦氏的这一任年轻家主,端的是极为自负的存在了。

“秦家主,你所列名单上,我们绝大部分都能邀请到,但是千城之王?他从来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,没人知道他在哪里……”

地王雄轻言出声道,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之前的乖张?老实的很!

其实地王雄心中的想法没有全盘托出,他都有点怀疑千城之王还活着没有了。

毕竟最近这几百一千年来,千城之王销声敛迹早没了消息,虽然地狱界的江湖传闻千城之王一直在准备飞升,但是没人亲眼见到,地王雄觉得他老死了也是有可能的,因为在界面战争的时候,千城之王从始至终都没有现身,当然,这些猜测他只会永远放在心中。

秦寿闻言之后随手一挥,丢了一个记录牌给地王雄:“这是找到千城之王的方式。4”

地王雄双手捧住了记录牌,同时迟疑道:“秦家主,您怎么知道这么多我们地狱界的事迹和人物……”

这个疑惑他已经憋了很久了,因为秦寿拿出的白纸黑字上,那一个个名字可是非同小可,很多低调的寡头连地狱界修士都不那么记得了。

秦寿闻言之后淡淡一笑:“吞天蟒知道,所以我知道。”

虽然他说的轻描淡写,但是闻言之后的五巨头却是脸色大变,这岂不是说明祖师他老人家连元神都跟着陨落了?连真仙之魂都没保住?

秦家主只有炼化了祖师的神魂,才能做到他所言的:吞天蟒知道,他知道!

弹指一挥间,两年的时间很快过去,现在的地狱界和往日相比也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因为界面大战进入了停滞的状态,所以地狱界的势力也开始慢慢的恢复原样,从战争时期的团结一心变回了各自为替小家卖命。

不管是逍遥界还是地狱界,这内部都是有正魔之分的,打战的时候可以不计前嫌的合作,在和平时期可就做不到了,谁没点自的小九九?

当然,不管地狱界的势力如何明争暗斗,如何的风起云涌,这些变化对风王岛来说都是不存在的,因为风王岛地位超然,是所有地狱界修士的精神要地!

所以,在旁人无法注意到的同时,其实风王岛的变化是极大的,

如果说以前的凤王岛是血气扑鼻,修罗地狱一般的修炼要地的话。那么现在的风王岛则是宁静祥和,鸟语花香,宛如世外桃源一般。

此刻,在岛屿的岸边,在摇曳杨柳的岸上,一个老人安静的垂钓者,他视线平静且专注的望着鱼竿,很显然,如果鱼竿一有风吹草动,一定会第一时间起吊。

这一切看起来都很自然,朴素老者,岸边垂钓,可是这一幕是出现在风王岛,那就很不正常了。

忽然之间,平静的湖面有了动静,好似丢入了小石子一般,波纹匀称而来,连带着鱼竿都跟着颤动了一下。

刹那之后,谜底揭晓,在远处湖面上,一对青年男女不紧不慢的踏水而来,男的英华内敛,女的端庄美丽,他们正是秦寿和周若寒夫妇。

两人上岸之后,秦寿自顾自的坐在了老者的边上,不疾不徐的做派,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,周若寒却是自如的站在了秦寿的身后,没有落座。

接下来的时间中,几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,好似在看鱼竿,好似在看湖面,好似在各自想着心事。

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后,老者身子稳坐钓鱼台,双手却是缓缓的收拾着鱼竿,同时间轻若无声道: “垂钓很有意思,他能让人变得平静。”

“现在修士,不管做什么都只管速度,从不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,垂钓倒是能让人渐渐的慢下来,只要能领悟到其中的精髓,效果比之密室打坐修炼强了太多”

秦寿淡淡一笑:“有点道理。”

垂钓老者扭过头,淡淡的打量了一眼秦寿,随即又若无其事的收着鱼竿。

秦寿背后的若寒看的眉头一蹙,因为垂钓老人的气质太独特了,不动如山、如风、如钟,他静的让人好似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好像他就是一个自然中的山水一般。

喜欢校花的透视高手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校花的透视高手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