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之空

在逍遥界,留着长发的男修士不在少数,但是留着长发,又是红发的,只此一家,轩辕天!

轩辕天可是大名鼎鼎的杀神,恐怕当场众人杀过的人加起来都不足他的三分之一,可以想见,他的手中,葬送了多少性命。

轩辕天对着无事闲人淡淡一笑:“见过闲人。”

无事闲人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。

与此同时,光头大汉不耐烦的回头:“轩辕天,时间宝贵,不能耽搁了!”

看他这火急火燎的意思,那就是要快刀斩乱麻的谋财害命了,并且还担心出手晚了被旁人分一杯羹……。

轩辕天闻言之后淡淡一笑:“和尚,你太着急了,大执法和无事闲人都是大人物,既然见着了,自然是要先寒暄一二的。”

站在中间的毛占城听的摇头,随即大踏步朝前,望向了天下明月,一字一顿道:“大执法,你们只需要留下一点东西,我保证,从今以后,我们绝不找你们麻烦。”

天下明月淡淡道:“哦?留下什么呢。”

她的声音无悲无喜,听不出情绪。

毛占城呵呵一笑:“我们来这里太久了,开销大,穷啊!所以啊,天材地宝,灵丹妙药,法器灵石,我们全都需要啊。”

“只要你们宅心仁厚,把身上的东西都留下来,我们可以让你们继续活着,安全的活着,如何?”

无事闲人闻言之后气的够呛,强横了一辈子,到头来,竟然还要被打劫?

关键是这些混蛋的境界根本就没有自己等人高,但是自己等人初来乍到,一身实力被压制的七七八八所剩无几。这些混蛋因为来的早,或许早已找打一些防压制的窍门,此消彼长之下,反倒是他们占尽了先机,简直混蛋!

虽然无事闲人听的火大,但是天下明月却是嘴角一翘,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。

正在此时,秦寿缓缓转身,面对了天下明月和无事闲人,在两人愿闻其详的表情中,秦寿淡淡道:“我要办了这毛占城。”

无事闲人听得一愣,天下明月脸上的好奇也是一闪而过。

毛占城几人更是怀疑了自己的耳朵。

光头大汉瓮声瓮气道:“小子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红发轩辕天也是目光不善的望着秦寿。

秦寿却是对着毛占城轻轻一笑:“我要杀了你!”

毛占城忍俊不禁的摇了摇头,一根手指指着自己:“杀我?为什么?”

他完全没把秦寿放在眼中。

秦寿淡淡道:“因为叶七聪。”

“叶七聪是谁?”毛占城脱口而出。

唰的一下,秦寿的蝉翼剑瞬间现世,他握着长剑,45度角朝后,同时淡淡道:“少废话,出手吧!”

轰的一下,无边的煞气从蝉翼剑上传向了四面八方,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宝剑的不凡。

毛占城看的冷冷一笑:“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,我让你见识一下……。”

嗖的一下,秦寿的身影原地消失,快如闪电的瞬移到了毛占城的面前,举着蝉翼剑,横着一划拉,唰的一下,长剑拦腰切在了毛占城的腹部,一刀两断!

当秦寿刚刚收剑站稳的同时,毛占城成了两半的身子再次组合,完好如初!

秦寿看的一怔,他脑海中也响彻而起了天下明月的传音:“这是血魔道,你可以理解为另类的幻影分身之术。”

秦寿听的一愣,缓缓点头,这家伙能偷袭到叶七聪的小叔,的确是有点硬本事,就凭这一手行走江湖,就差不多多了一条命。

与此同时,毛占城脸色阴沉的望着秦寿:“小子,以为手拿极品法宝就能伤我?你太天真!”

“今天我让你见识一下,我毛占城靠的什么立足!”

唰的一下,他主动出击,快的犹如龙卷风一般的朝着秦寿冲来。

秦寿却是懒得废话,再次提剑,猛的一划,噗呲一声,毛占城的身子再次一分为二!

与此同时,秦寿眼中精光大冒,他死死的盯着一分两段的身体,寻找破绽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秦寿观察的瞬间,两段身体忽然异变!他们犹如地狱幽冥一般,一千一黑的朝着秦寿袭来,呈现包夹之势!

两股黑烟,好似人形,毛占城桀桀狰笑声更是环绕在了秦寿的耳边。

说时迟那时快,秦寿手腕一翻,祭出了金光大钟,毫不迟疑,对着面前的黑屋就是一轰,彭的一声响,秦寿身前的黑雾被劈的猛颤,与此同时,一股烧焦的味道,四方刺鼻!

很明显,毛占城吃了大亏!恐怕他做梦都想不到,刚才轰自己的雷电,是大海章鱼怪渡劫时候的雷电,凑巧的被秦寿收集了起来,储存在了金光大钟里面,现在更是凑巧的用在了他的身上。

与此同时,红发轩辕眉头微蹙道:“毛占城,你行不行?”

他也看了出来,这个元婴中期的年轻后生,不像自己想象中的弱者,他好像有点本事。

“你轩辕天还没资格质疑我毛占城办事!”

毛占城冷漠出声,此时的他已经和秦寿面对面而站,一道神雷倒是不至于取他性命。

轩辕天一声冷哼,随即眯着眼睛望着毛占城。

就算是旁人都可以感觉到,这几个家伙纯粹就是为了打劫而临时的凑拢班子,实质上的关系估计特别一般。

“小子,恭喜你,你成功激怒了我!”

毛占城双目阴沉的望着秦寿:“受死吧!”

轰隆一身响,他的身子慢慢黑化,黑化,黑的凝实无比,阴森的魔气也从身上飘出。

秦寿却是扶摇直上,随即一个倒挂朝下,猛然而来。

他手中的宝剑被舞动的转圈生花:“独孤九剑,毁灭式!”

彭的一声响,蝉翼剑的音速转动甚至带起了蓬蓬的共振之音。

光头和尚看的一愣:“这竟然是凡人修行的低武招式?”

这着实奇怪,对修仙者来说,低武简直是不值一提的东西。

想来也是,对修仙者来说,随手一劈就断河流,随手一脚就塌高山,如此光景前面,一招一式的低武打斗算什么?

喜欢校花的透视高手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校花的透视高手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