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我的英雄樱花

唐大勇心中一沉。

白雪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半仙道人。

半仙道人摇了摇头:“我本准备通知你们唐小虎的情况,要么5天内抽空丹田,坐一辈子普通人。”

“要么5天之后暴毙而亡。”

“可能性就这两种。”

“但是正好青洪会出现了这新任的首席医师,所以我让你们去看看,万一有奇迹呢?”

“现在看来,他倒不是浪得虚名,至少初步的诊断没有问题!”

唐大勇和白雪都呆住了,她们愣愣的望着半仙道人,说不出话来。

忽然之间,半仙道人好奇道:“他诊断了几天几次出的结论?”

唐家夫妇一愣。

刹那之后,唐大勇缓缓道:“几呼吸之间下的结论。”

半仙道人听的双眉一扬,脸上闪过了一抹不信之色。

唐大勇看见他这神色后,心中一动,随即双手一拱:“半仙师兄,告辞了!”

他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。

白雪看的一愣,随即跟上了老公的步伐,没和半仙道人告别。

一个时辰之后。

唐家夫妇再次敲开了青洪会总舵的大门,包康给她们打开了大门,淡淡一笑:“唐家主,来了。”

唐大勇看的一愣,青洪会的规格什么时候这么高了?金丹大圆满干起了门外站岗的任务?

包康把他的神情尽收眼底,随即淡淡一笑:“唐家主,请,秦长老等候多时了。”

“秦寿知道我们要过来?”

白雪俏脸不信的望着包康,连她都是出门之后才得知老公的想法,还是再秦寿!

理由就是半仙道人以为秦寿要诊断几天才会明白小虎病症的严重性,但是秦神医却是刹那之家就得出了结果,这说明秦神医比外界猜想的要厉害太多太多。

所以白雪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着老公过来了。

但是要说秦寿知道她们会过来,她是不信的。

片刻之后。

唐家夫妻跟在包康的后面,走入了会客室,她们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安然而坐的秦寿。

唐大勇言辞客气的朗声道:“秦长老,又来打扰你了。”

白雪则是俏生生的站在老公的身边,不发一言的打量着秦寿,好似再次认识他一般。

秦寿淡淡抬头:“打扰谈不上,意料之中。”

唐大勇脸色微变,惊诧道:“秦长老知道我夫妻二人会再度登门?”

秦寿微微颔首:“一切都摆在脸上,刻着。”

他倒是没有多言,相术之道他也只是粗浅的涉猎。

唐大勇却是听的心中一惊,为秦寿的博学而不可思议,他可是隐约听闻过,这位可是一个全才!

不但自己的本身武功修炼的扎实无不,他还精通阵法和医道,现在贸贸然的得知,他居然还对相术有所涉猎?这可真是能者万能?

气氛诡异中。

秦寿淡淡道:“二位去了半仙道人那儿了吧?”

唐大勇和白雪闻言之后脸色一僵,同时点了点头。

唐大勇斟酌了刹那,随即缓缓道:“半仙师兄交代,5日之内对犬子施行丹田抽空术,可让小儿苟延残喘一世。”

白雪的脸上露出了不忿之色,为儿子叫屈。

包康在边上听的脸色一变,丹田抽空术,太过残忍!

从一个修仙者变为凡人,这样的体验,谁能扛得住?这个落差,大到了极点!

要知道在修仙者的世界,犯人就是蝼蚁啊,谁愿意自己变为蝼蚁!

秦寿闻言之后却是淡淡一笑:“不错,这倒是最稳妥的办法了。”

唐家夫妇的脸色却是份外难看。

秦寿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“病例带过来没有?”

白雪听闻之后闪过了一抹不悦,她淡淡道:“秦长老,你不是也觉得半仙师兄说的对吗?”

既然你都觉得抽空丹田最稳妥了,那看不看,有何区别?

秦寿闻言之后倒也恼,他微微颔首,端起茶杯,淡淡道:“送客。”

他随即脑袋一仰,品起了茶水。

白雪看的俏脸一僵,想起了这秦长老的大牌,一言不合就抽身离去,一言不合就送客,这可是和自己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同。

包康皮笑肉不笑的走到了两人的面前:“唐家主。唐夫人,请。”

他单手朝门外虚引一下。

唐大勇脸色阴沉的瞪了老婆一眼,白雪也是小脸涨红,明白这个时候自己不该多嘴,这事关小虎的未来!

与此同时,白雪面红耳赤的上前,微微弯腰,强笑道:“请秦神医不要介意妾身的孟浪,我妇道人家,不懂事故,对不起。”

她说着话,同时小手入袋,在贴身的荷包里面掏出了一个木牌。

她最后双手捧着木牌,态度恭敬的递到了秦寿的面前:“秦长老,小虎的全部病例都在这里了,请您过目。”

秦寿淡淡的望着面前的女人,不吭声不撵人不接过,就这么平静的望着她。

白雪不愧是元婴高手,愣是维持着别扭的弯腰姿势,纹丝不动。

她雪白的肌肤上满是绯红,这骄傲的大小姐和唐家的贵妇人,总算是弯了腰,低了头。

片刻之后,秦寿缓缓的接过了木牌,白雪心中一松,随即站起身,后退回了老公的身边。

全场瞩目中,秦寿的神念微微放出,缓缓的读取着木牌中的病例资料,旁人大气不敢出的望着他的姿态。

唐家夫妇的脸上更是露出了诧异之色,没有想到秦长老这新晋元婴的神念如此扎实,就算是她们读取资料,也会好好休息,状态圆满的时候,找一个僻静之处,读取一下,休息一下的缓缓开始神念探查。

但是到了他这里,怎么神念放出的和吃饭喝水一般的简单?

就在众人的注视下,慵懒的坐在太师椅上,好整以暇的神念阅读。

片刻之后,秦寿收回了神念,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。

唐大勇迟疑道:“秦长老?”

秦寿轻声道:“从病例来看,之前的用药和手段,皆无问题。”

唐大勇和白雪一愣:“既然都没问题,那为何小儿落到如此田地?居然要抽空丹田才能保命?”

包康也是好奇的望着秦长老,想要听听高见,长长见识。

喜欢校花的透视高手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校花的透视高手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