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狂枭

西门傲世已经忍了很久很久了,自他成名以来,他见过不少的俊杰,也见过不少名动天下的大牛,不管是平易近人的家中老祖,还是高傲至极的敌人对手,他哪样敌人没遇过?

但是他偏偏就没碰见过秦寿这类人,明明受害者就是他,但是他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姿态,他这无事人一般的状态让西门傲世很有挫败感,就好似一个重拳砸在了棉花上一般,那滋味,只有自己知道。

所以,此时此刻,他失去了耐心,选择了话题直入的方式,喝出了心中的疑惑,随即眼神如狼的死死盯住秦寿,注意着他任何微小的动作和表情。

同一时间,整个六芒星现场的气氛为之一静,所有人都和西门傲世一般,目光灼灼的望着大秦老总,他的身体状况,太重要了,所有人都明白,一旦秦寿倒下,西门傲世绝不介意在这个现场来一次猛烈屠杀,一统华南!

万众瞩目中,秦寿面色淡然的撇了西门傲世一眼,随即好整以暇的抽着香烟,好似没有听见他的问题一般。

西门傲世和现场众人倒也没有露出急色,所有人都是表情未变,依然直勾勾的盯着秦寿,众人的心态非常复杂,又想快速知道答案,又怕听到不好的答案,所以很多人的脸上都挂着患得患失的表情。

台阶之上,白居城和朱章海等人的淡定表情消失了,因为他们敏锐的察觉到,当西门傲世询问出口之后,王大汉和铁塔等人第一时间望向了秦先生,脸色关注无比,严肃无比!

任千军等人看的心中咯噔一下,原来他们两人心中也不托底,也需要在秦先生的口中得到证实,有事还是没事?

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秦寿的模样始终如一,单手插袋,单手抽烟,面色从容,好似现场豪杰如无物一般,全场看客眼睁睁的看着他手中的香烟越来越少、越来越少。

端木长虹看的一声冷笑:

“装蒜,恐怕他现在心急如焚的在想对策吧?”

众人听的一愣。

端木霸王缓缓点头:

“有可能”

他的眼神在西门傲世的背影上拂过,之前这个男人可是说过,他能确定的就是秦寿完了!现在的进程也和他的想法没有偏离,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?西门傲世可不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。

从始至终,上官诗诗一言不发,她双手抱胸、亭亭玉立的站在原地,一双明亮的双眸定定的望着秦寿,她的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神色,她看不透、看不透秦寿此时的状态是好是坏。

眨眼之间,上官诗诗扫了一眼西门傲世的背影,轻声道:

“如果秦寿中招,你确定他会无力回天么?”

她的问题让身边人脸色一紧,端木兄弟更是眼巴巴的望着西门傲世。

西门傲世闻言之后若有深意的诡异一笑:

“当然,我西门傲世改良的毒液,岂是旁人可以破解的?”

上官诗诗眉头一蹙:

“如果呢?如果秦寿是天才,破解了呢?”

西门傲世一怔,随即摇了摇头,哑然一笑:

“诗诗啊,你不懂毒药”

上官诗诗愿闻其详的望着西门傲世。

西门傲世缓缓扭头,望着远处的秦寿,目不斜视道:

“就算他是天才,就算他能破解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毒液早已窜入他的体内周身,等他想出破解的办法,已经晚了”

西门傲世霍然回头,眼神异样的望着上官诗诗:

“从之前到现在的这段时间,毒液早已侵入秦寿的五脏六腑,他怎么破解?”

“就算我现在直接给他解药,也只能起到延缓死亡的作用,也不能救他性命,神仙难救咯”

上官诗诗脸色一窒,瞄了一眼逼视着她的西门傲世,随即拢了一下耳边的秀发,轻笑道:

“如此说来,还真是好消息一个,稳了”

她摇了摇头,轻笑道:

“我也好回家族交差咯”

西门傲世深深的凝视着她的面庞,最后轻轻一笑:

“当然”

他缓缓的转过头去。

端木兄弟神色兴奋的对望了一眼,死死的捏着拳头,恨不得大力一挥,呐喊YES!

端木长虹甚至颇有闲心的望向了上官诗诗,嘿嘿一笑的启蒙道:

“诗诗小姐,毒液和普通的攻击手段大不相同”

上官诗诗缓缓扭头望向了他,面无表情道:

“怎么说”

端木长虹眼神中的精光一闪而过,缓缓道:

“比如蛇毒,各种各样的蛇毒,坊间有云,中毒之后,多少分钟内不救,那真的是神仙难救”

“比如这个蛇五分钟、那个蛇十分钟、这又是半个小时,必须在这个时间内打血清,才能挽回性命”

“这个时间限制,并不是说5分钟或者10分钟内不打血清人就会马上死,而是代表着规定时间内不救治,迟早要死”

“因为超过这个时间,毒素就进入了身体的五脏六腑、进入了身体的血液、大脑、各种关键性的器官中,超过这个时间打血清,已经晚了,效果微乎其微了”

端木霸王闻言之后,松气一般的点了点头,轻笑道:

“就是这个道理,就如现在的秦寿一般”

他对着上官诗诗温暖一笑:

“秦寿中招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,早已过了解毒的有效期,所以说,现在的他,能活几分钟是几分钟咯,已经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”

上官诗诗的娇躯微不可闻的轻轻一震,随即笑靥如花道:

“如此说来,倒是我多虑了”

端木兄弟同时点头:

“当然,我们可以准备庆功宴咯”

“当然,我们可以准备庆功宴咯”

上官诗诗含笑点头,随即扭过头去望向了秦寿,她脸上的笑容慢慢变淡,双眼之中露出了异样的眼神,说不清道不明。

就在全场看客惊疑不定、或惊喜、或担忧、或激动、或绝望的的望着秦寿的时候。

秦寿冷然的面孔下,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,他的精神力震惊的窥视着自己的丹田,似惊诧、似不解、最多的却是希冀和狂喜!

喜欢校花的透视高手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校花的透视高手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