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

整个精致海滩鸦雀无声,全场众人愣神的望着逼停邮轮的王大汉,好一个猛人!

王大汉则是快速扭头,眼神征询的望向了总教官。

秦寿靠在凯迪拉克的车头抽着香烟,见状之后,对着王大汉戏虐一笑:

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

王大汉听的一愣,冷酷的脸庞上竟然有了一丝囧意。

现场众人看的窃窃私语,站在远处对着秦寿的淡薄身影指指点点,大家可是看出来了,这个唐装男人是大力士的老板……。

秦寿摇了摇头,随手把烟头煾灭在了凯迪拉克光洁如新的车头上,随即单手插袋的朝着大邮轮踱步而去,王佳玲看的一呆,赶紧小跑着走到了老板的身边。

万众瞩目中,秦寿举起右手,对着邮轮上的船员随意的挥了挥,同一时间,他清朗又轻飘飘的声音响彻海滩:

“可以放甲板了”

邮轮上的船员们听的一怔,随即从被王大汉震惊的状态中回过神来,他们畏惧的撇了一眼超级大力士王大汉,随后对着秦寿这个大力士老板讪笑了一下,最后快速的对准秦寿的角度,放下了甲板。

咯吱、咯吱、咯吱的齿轮声音刺耳响起,铁甲板被钢丝绳坠着,缓缓的接近海滩。

海滩上的男女老少门看的心头一激,只是刹那,大家伙儿又默契十足朝着秦寿这边跑了过来,拥挤了过来,密密麻麻的人群犹如蝗虫过境一般,黑压压一片。

徐希和张琪等人看的脸色微变,正准备起步,可惜晚了一分,一群人影率先呼啸而过,波及到了他们四人。

徐希和张琪差点踉跄的栽倒,幸好安家兄弟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们的胳膊。

站稳之后的徐希勃然大怒:“都眼瞎啊……”

张琪也是脸色难看的看着视线前方密密麻麻的背影。

但是两人的视线却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那个背着双手,姿态淡然的秦老板?

猛然间,奔跑的人群脚步一顿,男女老少门齐刷刷的站在了原地,保持了和秦寿几人的距离,他们老实的站在秦寿身后几米处,可是不敢去挤他。

安家兄弟看的脸色一黑,恼怒的哼了一声,随即牵着各自的女伴缓缓的朝着甲板走去。

随着哐当一声响,甲板终于落地,秦寿背着双手,摔先起步,王大汉和王佳玲一左一右,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,他们三角形的阵形率先踏上了甲板,后面的宾客顿时脸色一喜,跟在他们的后面,安静的前行。

张琪看的脸色一窒,脸色难看的嘀咕了一句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有两把力气么”

徐希赶紧点头:“是啊,天生神力的人到处都是,可没见别人这么得瑟的”

忽然之间张琪冷厉扭头,恶狠狠的看向了身边的安德鲁:

“你摸个屁啊摸!别人的双手能截停邮轮,你特么的双手就只会摸屁股?”

几人听的一怔,古怪的眼神齐刷刷的朝着安德鲁的咸猪手看去,原来他和张琪并行的时候手上也没有闲着。

安德烈看的眉头微蹙,这不就是情侣之间的小暧昧么,好像不至于上纲上线吧?

安家兄弟视线异样的对望了一眼,看来张琪的心中对王佳玲有着天大的嫉妒啊,那个美丽女人只要稍微出一点风头,她就好像被踩了痛脚的公鸡一般,安德鲁这是被殃及池鱼啊。

安家兄弟不愧是情场老手,安德鲁被呵斥之后丝毫不显慌张,他不以为意的嘻嘻一笑,手上更是用劲的掐了一把张琪的大屁股,张琪勃然大怒。

安德烈却是悠悠一笑:“女人思维”

张琪不耐的撇了他一眼。

安德鲁动作潇洒的把咸猪手掌放在鼻尖嗅了一口,脸色陶醉。

张琪黑如锅底的脸蛋登时一红,羞怒的瞪了他一眼。

安德鲁摇了摇头,缓缓前行,同时轻声道:“武力时代早已过去,现在是科技时代,是智慧的时代”

几人愣怔的看着他缓缓前行的背影,安德鲁忽然脚步一顿,一个转身,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轻轻而语:

“这个时代,靠的是这个”

“不是这个”说话的间歇,他手指动作一变,成为了紧握的拳头!

“安德鲁说的很正确”安德烈抿嘴一笑,轻声道:

“如果力气大就是赢家的话,那各个国家的总统和精英都是大力士和拳击格斗高手了”

他对着两女‘遗憾’摊手:“可是很显然并不是这样……”

徐希和张琪听的一愣一愣的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最后在安家兄弟的拉扯下,缓缓前行,走上了甲板。

片刻之后,踏上邮轮的徐希、张琪、安家兄弟几人愣住了,他们面面相觑,这是什么鬼?

在几人的想象中,渡轮只是短途的过度所用,所以时间也很短暂,或许一支烟没有抽完就到达了目的地。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?

在他们的视线前方,全是一张张的铝合金卡座,卡座上面座无虚席,每个人都尽力的占据着自己的位置,俨然如参加喜宴一般的嘈杂和混乱。

最重要的是,他们没有座位了!

徐希可怜兮兮的望向了安德烈:“亲爱的,你想办法找个座位嘛,人家站着好累”

说着话,她还弯下腰崛起屁股,小手拍了拍光滑的小腿。

安德烈听的脸色一僵,心中蛋疼的厉害,老子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想办法?

他随即不悦的撇了张琪一眼,要不是这女人之前耽误了时间,怎么会没有位置。

可是徐希和张琪眼巴巴的眼神让她必须站出来,安德鲁随即摇了摇头,走向了视线内最近的船员,笑容满面道:

“您好”

水手粗声粗气道:“有事说事”

安德烈心中一憋,你MN啊,今天遇见的人怎么都这么不客气?

他按下恼怒的情绪,干笑道:“请问,我们多久才能到终点?船上还有供人坐下休息的卡座么?”

水手挥了挥手:“没了”

他当即拿上工具,转身离去,安德烈看的一急,赶紧追了上去挡在了水手的前面。

水手脸色不耐的撇了安德鲁一眼:

“你们这些外国人烦不烦?自己不着急登船,我去哪里给你找位置?没有!”

“不是老子说,就你这尿性,吃屎都赶不上热的”

喜欢校花的透视高手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校花的透视高手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